白羽明空

画自己喜欢的东西,一切都是因为爱才画

假设,双监管模式监管者可以重复。
直男杰克遇到杰克•gay
并且他们心仪的小可爱都在阵容里

【多cp】艾玛伍滋大冒险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ooc可能有
☆私设如山,童话魔改向

01
勇者艾玛•伍滋,今天要开始她的旅程了。

02
临走前,老父亲勇者里奥对她道:“女儿,你如今也长大了,该成为一名真正的勇者了。今天我把这把宝剑传承与你,愿你能够成为出色的新一代。这样……爸爸就可以安心的去了。”

艾玛含泪道:“好的,爸爸。我一定会努力成为出色的勇者的!”成为最厉害的勇者,也是艾玛•伍滋从小就拥有的梦想。

“你能这样想,爸爸很开心。”里奥一把抱住艾玛,老泪纵横。艾玛见状,也痛哭起来。两人动情之深,怎么也分不开。

砰的一下,艾玛和里奥顿时把头转向门外。看向这个不速之客。

裘克踹开了门,语气十分不耐烦:“好了没呀里奥!不就去隔壁王国旅游两个月而已,你和你女儿搞到一幅生死离别的样子干什么?”身后还跟着脸色不太好的班恩。

……

“女儿,爸爸去旅游了。”里奥挥手,“等我回来的时候,你一定已经成为一个出色的勇者了吧!”

艾玛回道:“一定的!爸爸。”说完举起她的小宝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小木屋。她要去成为最厉害的勇者!

02
勇者艾玛•伍滋,刚出门就看到了一个戴着红帽子的女孩,她身形娇小,正所在角落里抽噎。

艾玛走上前,问道:“你好,我是勇者艾玛!你为什么如此伤心呢?”

“你好,我是小红帽海伦娜,因为剧本设定我要去看我的外婆,但是我是个盲人,我没有盲杖无法看路,也见不到外婆,我该怎么办?善良的勇者小姐,你可以帮我找到我掉到河里的盲杖吗?”小红帽海伦娜的眼里燃起了希望的光。

艾玛点点头道:“交给我吧!没有问题的。”

“谢谢你,”小红帽海伦娜感激的说,“如果你能帮我找回盲杖,我就把这把廓尔喀军刀以及一枚金币给你作为交换。不要问我它们哪里来的,这是设定。”

她抬手,亮出了一把闪亮的廓尔喀军刀和一枚漂亮的金币,金币上印着漂亮的艾米丽公主的图案。

艾玛看到艾米丽公主,忍不住脸红了。从小到大她家用的都是银币,银币上可没有漂亮的公主。决定了,她要把公主娶回家做老婆!

“小红帽,”艾玛说,“我想,我完全可以帮助你。”她脱下走到河边,蹲下来看了看深浅。这条河并不深,刚好到她的腰处。

她顺着河一步一步的走,在下游的地方找到了盲杖。太好了,可以把盲杖给海伦娜了。

她刚准备捡起湿漉漉的盲杖,就看到有什么东西嗖的一下从河里浮出来。

“年轻人,你掉的是这个金盲杖,这个银盲杖,还是这个普通的盲杖?”

艾玛道:“普通的盲杖,可以把它给我吗?小红帽海伦娜很需要它。没有了盲杖她无法前去外婆家,我要帮助她。”

“年轻人,你很诚实很乐于助人。我把这根普通的盲杖给你,同时我相信你的小红帽朋友需要这个。”河神摊开手,出现了一根粉色的,糖果装饰的盲杖,十分漂亮精致。

“谢谢你,善良的河神爷爷。”

艾玛原路返回,小心翼翼的抓着两根盲杖:“海伦娜!我给你找来了盲杖。”

小红帽拿起两根盲杖,用手摸了摸,惊喜道:“这个是……有了它我就能变成糖果小红帽了!谢谢你,说好的刀和金币给你。”

“那么海伦娜,我想和你一起去外婆家。如果遇上不怀好意的大灰狼,我可以保护你哒。”艾玛想了想,说。

海伦娜:“谢谢你,善良的勇士,我们一起出发吧,外婆肯定等急了。”

于是,勇者艾玛和小红帽海伦娜来到了外婆家。

海伦娜举起小手,扣扣几下敲了门:“歪……外婆,我是海伦娜,我来看你了。妈妈说你生病了,我带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呢!”

吱呀一声,门开了。

出现在门内的是一个美颜的高挑女子,她身形纤细,五官精致,穿着一件红色的和服,标准的美人:“海伦娜酱!”

海伦娜听到她的声音,惊喜道:“美智子姐姐!你怎么回来惹?”

美智子摸了摸海伦娜的小红帽子,把她抱了起来,举高高。

“当然是因为我太想海伦娜酱了呀~走吧,我们进去看外婆。对了海伦娜酱,你下个月就成年了吧?”

“嗯!美智子姐姐……”

唔……海伦娜看上去不会有事的。勇者小姐想到,她应该去公主那,然后向公主提亲了。

03
勇者艾玛•伍滋走到了海边。这是公主城堡的必经之路,不过她看到了一条棕发绿尾巴人鱼正在石头后边叹气。艾玛走上前,问:“人鱼先生,你为什么如此无奈?”

人鱼抬起头,棕色的长发搭在他的肩上,却不显得女气,他的眸子很明亮,却在不停的叹气:“你好……勇者,我是人鱼王子,你叫我萨贝达就可以了。我爱上了一个人类王子,叫杰克。”

他继续道:“于是我在风浪来时救了他,他醒来后看到的确是邻国公主。现在他即将娶她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把我的珍珠给了王子,如果王子娶了她,我就要……变成泡沫了。

“我爱王子,可我也不想变成泡沫。我去问了海巫婆,海巫婆给了我带毒的刀子。只要杀死王子,我就能拿回珍珠,恢复自由身,我爱王子,但也想……活下来。我作为人鱼族的下一代君王不该因这种事而优柔寡断,但是,勇者,你能理解我吗?”

艾玛道:“萨贝达先生…你真的要杀王子吗?”她的眼里流露出不忍,“我不愿意看到大家杀人。”

“我也不想……”

艾玛低下头,仔细思考,道:“萨贝达先生,他可以和你见一面呀,你可以把真相告诉他。”

人鱼叹了口气,道:“可是,他的国家不允许外来的存在,男子相恋也是禁忌,更别提……我知道的,王子根本不爱我。”

艾玛也被他的情绪传染了,变得低落起来。不过她马上就想起了正式:“萨贝达先生,你有办法让我渡过这海洋,到对面去吗?”

奈布点点头,手一挥,艾玛的身上凝出了一个巨大的水珠:“在水珠里,你被保护着,可以自由在海洋移动。”

“太谢谢你了,萨贝达先生!”

艾玛在水珠的保护下,顺利的越过了波涛汹涌的大海。她走回陆地,看到一男一女正在谈笑着。男的虽然面上微笑着,却能看出心情并不好,女的也是十分尴尬的努力维持表面的友好。

这个男子身材高挑,黑发如墨,带着一个黑色礼帽,穿着一身燕尾服。女子是一幅公主的打扮,华丽长裙繁复花纹,头上戴着一个小王冠。

艾玛并不关心他们,与这两人擦肩而过,却听到了女子的声音。

“杰克……我们都要成婚了,你还是这么冷淡。为什么不愿意呢,反正,反正我们的婚礼事已成定局了。父王他们不都……”

杰克!

机敏的艾玛察觉到了什么,她转身,两手扯住杰克的衣服,大喊道:“王子!你的人鱼要变成泡沫啦,还不解除婚约,不然你会害死一条无辜人……无辜鱼命的!”

公主一下子懵逼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好看的眉毛皱在一块,生气道:“你是哪里来的小子,在这胡说八道什么?!”

杰克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却没有说话。

艾玛看着这张俊美非凡的脸,心中为萨贝达先生感到不值,一看就是个渣男!但她仍锲而不舍的说道:“王八蛋杰克王子欠下小人鱼的真心,带着公主逃跑了!还人鱼血汗珍珠!”

杰克:“……噗”

邻国公主听到这些话,脸气的通红,然而杰克不按常理出牌,没等她说话,便听到杰克对艾玛道:“好啊,你带我去见见这个小人鱼?”

艾玛停下摇晃杰克的动作,惊喜又焦急道:“他就在对面的海岸!快点快点,不然他就要变成泡沫了!”

“喂!”公主恼羞成怒,但良好的教养让她说不出什么别的,“杰克!我要告诉父王,你宁可听一个平民小子胡说也……”

杰克一笑,没有回答,只是跟着艾玛的水珠前往对面。

“唉……”此时我们的人鱼奈布正在失落,他的理智告诉他,他必须杀掉王子。但情感上又不忍心,正在自我纠结中。

“萨贝达先生!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艾玛把手放在嘴前做出喇叭状,大声对奈布喊。

奈布回头,第一眼看到的确是站在艾玛后边的杰克。

奈布:!!!

他一下子弹了起来,漂亮的鱼尾溅上水花:“你……你,你是杰克王子……”

艾玛站在一边傻乎乎的看着他们交流。

“你是那天的人鱼?”杰克笑了,这个人鱼的长相好像是按着他的心意长的似的,眼睛鼻子都是杰克喜欢的模样。

“原来你还记得我……我要变成泡沫了。”

“为什么?”

“你要娶公主了。”

“我娶公主和你变成泡沫有什么关联?莫非你喜欢我?”

“……我的珍珠在你那。”

“珍珠?”

“用你们人类的话说,这是定情信物?我用它救活了你。”奈布耿直的说。

“……我怎么还给你?”

“海巫婆说,只有我杀了你,珍珠才能回来——不对,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么多。”你自己心里难道没点b数吗?!

“哎呀,那就难办了。不过我可不喜欢那位小姐哦,成婚也是无奈之举。请别杀掉我好吗?可爱的小先生。”

艾玛听到这,跺跺脚,双眼一瞪,叫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他要变成泡沫了,你还不做点什么。”

“……”杰克又笑,这是他伪装自己的一贯方式。他剥开奈布的刘海,在额头中间落下一个吻,“这样可以了吗?”

艾玛目瞪口呆。

此时一位路过的海巫婆浮出水面。

海巫婆:“王子……萨贝达王子,该回去了——人类!你是!”

这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一脸震惊,皱纹都挤到了一起,她拿着自己的权杖对准杰克:“王子,快,杀了这个人类,你的珍珠就回来了!”

“不……”奈布摇摇头,“我不想杀他,就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取出珍珠吗?”

杰克听到这句话,捂嘴笑了一下,又恢复了那个绅士样。

海巫婆犹豫道:“也不是没有……但是那是人鱼族失传已久的廓尔喀军刀才可以做到的,如今早已……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它可以,这是设定”

艾玛觉得这个词十分熟悉,便翻了翻自己的小背包,从包里摸出小红帽海伦娜给她的刀,对海巫婆问道:“您说的是这个吗?”

“是的,就是它。它怎么会在人类那?”

艾玛认真严肃的说道:“萨贝达先生,如果你需要就用吧,我拿了也没有用呀。”

奈布感激的点点头。按照海巫婆的指示,在杰克手臂上割开了一刀口子,血一滴一滴的流下来,没过多久,这些血便在一起凝和成了一个亮闪闪的淡绿色珍珠。

奈布取回珍珠,把它放回自己心口处:“勇者小姐,太谢谢你了。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这个怀表和这枚金币就给你当做交换吧。”

“谢谢你,萨贝达先生。”艾玛把它们放到包里,再次启程出发。远处还隐隐约约能听到几声谈话声。

“杰克,你……”

“我会处理掉婚约,毕竟我发现了更有趣的。”

“……?”

04
呼……终于来到这儿了。艾玛擦了擦汗,看着眼前这座华丽的金色城堡。这儿就是列兹尼克公爵的城堡,穿过城堡就可以到达艾米丽公主的王国。

她敲了敲门,很快门就开了。

艾玛看到的却不是预想中威风凛凛,拿着权杖的高大男子。而是一头淡金短发,身穿布衣的瘦弱女孩。

“你好……”女孩小心的说。

“你好,我是勇者艾玛,列兹尼克先生在吗?我想穿过这儿,可以开放你们的后门吗。”

女孩看着她,又马上垂下了头,艾玛从侧面看到她颤抖的双腿。是一个害羞的女孩子,艾玛心里下了定论。

“勇者……进来吧。我是特蕾西•列兹尼克,我的父亲已经去世了,现在家里由我的继母和两个姐姐看着……我,我——”

话还没说完,艾玛就听到了女人又细又尖的叫声:“灰姑娘!灰姑娘,快来打扫这儿!今晚我和你的姐姐要去舞会,你要好好在家做家务,听到了吗?如果有路过的人就把门开了,不要趁机偷懒!”

“我知道了!”特蕾西大声的回复。

艾玛吃惊道:“……她叫你灰姑娘?”这倒也挺形象,特蕾西身上灰扑扑的,一看就知道生活不好过。艾玛不禁有些同情起这个姑娘来。

特蕾西没说话,也没否认,而是拉着她的手径直往后门走。

“路过的勇者,祝你早点找到公主。呜……我也好想去瓦尔莱塔女士的舞会呀。”说了几句,特蕾西的声音竟有了哭腔。

艾玛没有急着走,而是思考着怎么样帮助她。特蕾西把艾玛往外推了推:“见笑了……你走吧。”

“灰姑娘!好了吗?”

艾玛心中越发越同情,她打开自己的背包看看有什么能用得上的。可惜这次并没有让她找到,她翻来覆去都没找到合适的。

唔……艾玛想了想,拿出那块崭新的金色怀表:“这个给你。”

“这是?”特蕾西看着怀表,心里涌起一股熟悉感,“好像我父亲的怀表呀……父亲……”她的眼角流出眼泪,马上被抹掉了。她擦了擦怀表,没注意到怀表闪过一丝光芒。

“但是我不能收……”犹豫了一下,特蕾西将怀表放回艾玛手中,谁料这时怀表散发出一阵光芒,凭空出现了一个仙子模样的小人。

“你们好!我是寄居在怀表里的仙子。你在烦恼什么呢?漂亮的女孩。”

仙子笑嘻嘻的飞到特蕾西身旁。

特蕾西见状,倒也不矫情了,她哭腔着道:“我也想去瓦尔莱塔女士的舞会,可是我这么脏,又要做家务,没有像样的衣服……而且如果我去了,继母会不高兴,姐姐会骂我的。”

“这没关系!”仙子说,“你好好干活,到了晚上,我可以给你变出礼服和马车,你就可以参加舞会了。相信我,你会是最好的。”

特蕾西感激的看向她,又看看艾玛。艾玛微笑道:“怀表,收下吧。”

特蕾西把怀表收进口袋里,又跑去杂物间砰砰砰的捣鼓了一阵,最后拿出一枚陈旧的金币——上面刻着艾米丽公主。

“这是我在父亲去世前有的,被我偷偷藏了起来,继母不知道……你的怀表帮了我大忙,就用这个交换,可以吗?”特蕾西真诚的问道。艾玛自然同意:“好呀,我可以帮你一起干活!”

特蕾西呐呐道:“这不好……耽误你的行程,而且……”艾玛却回道:“勇者要善良热心!我晚上再出去不就好了。”

特蕾西见她执意要留,也不在阻拦,只是默默的开始打扫,艾玛也连忙拿起一个扫帚帮忙。

打扫完所有需要整理的房间,已经到了夜晚。继母和两个姐姐已经出门,特蕾西打开怀表,仙子就飞了出来。

仙子围着特蕾西绕了一圈:“美丽的姑娘呀,我将给你变出漂亮的礼服和水晶鞋,但是你一定要记住,到了深夜十二点,这些东西将会消失不见,变回你原本的样子。十二点之前,请务必赶回来。”

特蕾西的身上散发出一阵光,她原本带着布丁的衬衣变成了华丽精致的礼服,还有一层层蕾丝边。脚上的粗布鞋也变成了透明的水晶鞋,头上多了一条轻薄的头纱。

“哇哦!”艾玛看着,不禁发出一声感叹。

特蕾西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犹豫道:“我现在赶过去……”“别担心,马车在门口。”仙子打断了特蕾西的话。

特蕾西感激的点点头,连忙走了出去。

艾玛也跟了上去,和特蕾西一起进入了马车。一路上特蕾西都在不安的看着窗外。

艾玛见状,随便找了个话题:“特蕾西,你为什么那么想去舞会?”

特蕾西脸颊微红,道:“我仰慕瓦尔莱塔女士……和瓦x少爷很久了,我想去舞会,想见她。”

“哦哦,想见瓦x少爷啊,我明白。”瓦尔莱塔的弟弟瓦x如今成年不久,要在舞会上挑选自己的妻子。许多美女慕名而来,想成为那个幸运之人。

特蕾西没有反驳,只是默默拉了拉衣角。

很快就到了金碧辉煌的舞会厅,艾玛四处张望,顺便拿了点东西垫垫肚子。她没注意到特蕾西看向瓦尔莱塔那惊慕的眼神。此时这位灰姑娘就像个怀春少女一般不安分的动来动去。

“各位先生小姐们——”瓦尔莱塔走到中央,朱唇微启:“相信你们很期待今天的舞会,特别是漂亮的小姐们,对吗。”

许多穿着精致晚礼服的姑娘相互微笑,打趣,眼中是竞争之意。

瓦x少爷走了下来,他心中其实不怎么满意这些脸上都是胭脂水粉的姑娘,他喜欢漂亮又有气质的美女,但这儿的女人明显没有能达到他要求的。

突然,瓦X的目光一转——穿着礼服的特蕾西正在和艾玛吃小点心,姿态优雅不吭不卑,这正是他最喜欢的姑娘啊!

瓦x对身边的瓦尔莱塔道:“姐姐,我看上一个女孩了。”瓦尔莱塔问:“哪个?”

瓦x示意她往特蕾西的方向看,瓦尔莱塔就顺着瓦x的方向随意一瞥。

!!这,这不是她的特蕾西小可爱吗??

瓦尔莱塔震惊了。

然而这还不够,瓦x在作死的边缘徘徊:“对,就是她,你看,不做作,气质优雅清纯,在这里面就她让我满意,我现在就下去邀请她跳一支舞……这是哪家的小姐。”

“不许去。”瓦尔莱塔一把拉住他,“谁都行,处了她。”瓦x一脸懵逼:“为什么?父亲母亲又不是不接受平民。”

“因为我看上她了。”

瓦尔莱塔丢下一句话,就径直走了下去,也不管一边石化的瓦x。

“特蕾西,是你吗?”特蕾西回头,就看见瓦尔莱塔站在她的身后,眼中满是笑意。

“……不是,您认错人了。”特蕾西低下头,自己如今怎么配的上她呢。

见状,瓦尔莱塔想拉住她,却没料到特蕾西直接挣脱开跑了出去。瓦尔莱塔马上追了出去,艾玛也叼着一块蛋糕跑出去。

“让她跑了……我一定会找到你。”瓦尔莱塔捡起地上落下的水晶鞋,眼中意味不明。

趁着瓦尔莱塔没有注意她,艾玛悄咪咪溜了。

唔……她看上去不是想对小特不利,那我还是继续去找我的公主吧。

05
艾玛连夜赶到了(据说是)艾米丽公主的王国。

这里四处都是鲜花,艾玛不禁看的入迷了,她虽是想要斩恶龙的勇者,却格外喜欢花草树木这些属于自然的东西。

“你在看什么?”身后响起一道清亮的女声。

“这花好漂亮。”艾玛回答。

那个人走了过来,艾玛问:“你是谁?哇哦……你长的好像艾米丽公主呀,我最喜欢喜欢艾米丽公主了。”真想和她永远在一起呢。

女子笑盈盈的说:“花是我种的。”回避了艾米丽公主这个话题。

但她又主动问道:“那你想和艾米丽公主一起吗?国王喜欢有钱有势的青年才俊呀。”

艾玛沉思三秒:“嗯……我有三枚金币,我可以把它们给国王。”

女子笑了:“我是艾米丽公主呀,你把三枚金币给我,我就跟你回去。”

“好的呀。”艾玛数了数,把金币递给艾米丽。艾米丽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可是,亲爱的勇者,我的宫殿在十八座山外,三十六条河后,你可以带我回去吗?”

艾玛点点头。

艾玛拉着艾米丽的手,开心的启程了。真诚善良的勇者一定可以克服困难,把公主带回她的宫殿。

毕竟,她是那么喜欢公主呀。

喜欢到,为自己编织一个梦。

园丁艾玛•伍滋睁开了眼,看着身边这个永远无法苏醒的人儿,甜甜的笑了

【园医园】读心术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cp园医杰佣
☆可能有ooc

艾玛最近突然有了个能力。

读心术。

这能力是在几天前发现的。

那天,吝啬的庄园主难得给众人加餐。

艾玛像往常一样,走到自己的座位旁,拉开椅子坐下,刚要拿起刀叉,就听到了克利切的声音。

“艾玛就,就连,拉开椅子的动作都,这么优美!不愧是,克利切,看上的人!”

……这话克利切也敢当着众人特别是爸爸的面前说?艾玛瞄了眼克利切,发现克利切一脸平常,坐在克利切周围的众人也好像没听到这声音似的。

艾玛被吓到了。她小声问旁边的特蕾西:“特蕾西,你有听到谁在说话吗?”

特蕾西摇摇头,与此同时艾玛又听到了特蕾西的声音,她瞪大了眼睛,简直不可思议。

“瓦尔莱塔小姐最近好像不怎么精神呢……”

???

我小园丁莫非是见鬼了???

一定是幻觉吧,如此真实……

过了一会,监管者们也陆续到位。

“闪开!嘻嘻嘻嘻嘻嘻!”裘克提着火箭筒冲了进来,艾玛果然也听到了他的声音,不过这声音是与这句话同时出现的,艾玛辨认了一会儿才听清他在说什么。

“嘻嘻嘻嘻,裘克大驾观临!裘克裘克力~我新换了个口红色号,还画了咬唇妆,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注意到我呢?嘻嘻嘻嘻。”

有必要试一试真假了,上吧艾玛!

“裘克先生,”艾玛走到裘克旁边,轻声道:“你新换的口红色号很好看。”

“嘻嘻嘻嘻真的吗!我还以为你不会注意到!我真是太高兴了嘻嘻嘻嘻。”裘克一听,笑起来,咧开他那鲜红的大嘴。说实话要不是听到了他的内心,估计还真没谁能看出裘克的嘴有什么不同。毕竟,裘克的嘴给人一贯印象是两根烤香肠,好吃又好玩。

笑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这是真的啊?

那我莫非是有了传说中的读心术?!

艾玛乐了,笑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不远处的里奥爸爸温柔的看着两百斤的孩子。

过了一会儿,奈布姗姗来迟:“抱歉,我来晚了。”

艾玛将视线与他对上。

“杰克这个混账!谁要他公主抱啊!哼……不过这感觉也还……呸!奈布,你是个耿直的佣兵。”

艾玛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关爱。

艾玛又瞟了一眼杰克。

“奈布抱起来真舒服啊……好想多抱抱(*/∇\*)我送他的玫瑰他收了吗?真期待他的反应啊。”

yooooooooooooooooo

早就觉得这两有基情了,没想到现在才有接触吗。


读心术是个神奇的东西。

在知道自己获得了这样的能力后,艾玛拍了拍手,当机立断:“玛尔塔小姐!下场游戏我可以先和你换个时间吗?”她已经迫不及待试试这个新能力了。

玛尔塔表示没意见。

艾玛一进游戏就和奈布碰上了,耿直的佣兵看似认真破译,实际上内心想法可丰富了。艾玛控制不住笑了起来,捂着肩膀抽搐似的抖来抖去。

“好几天没见到杰克了,不知道这场会不会遇到他。”

“呸!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会……想到那个杀人狂呢。”

“上次的玫瑰花是他给我送的吗……一看就是他的风格,那么浮夸。”

“老是拿追女孩子的态度来对待我,我可不是那些娇弱的姑娘啊…这家伙,要是能用尊重对手的态度来对我,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怎么又想到他了……”

瞧瞧这都是什么话,噗。一看就是陷入爱河的人呐,艾玛心里狂笑不止,不小心就是一个校准失败。

成功引来了杰克。

杰克眯起狭长的眼,对艾玛行了个绅士礼:“美丽的小姐,很抱歉,我将对你进行追杀。”话虽如此,但艾玛听到了几道声音。

“啊啊啊啊啊奈布!”

“好几天没见到他了QAQ,全都被里奥那个女儿控给占了,真是郁闷啊。”

“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奈布。”最后一句的语调骤然变化,不带一丝感情,好像冰冷的机械,让人毛孔悚然。

“但是,”这句的语调变的失落,哀伤。

“他好像不能接受我的样子……”

这都什么破事啊!艾玛朝着反方向跑去,一个翻窗拉开了距离,又隐约听到奈布的声音,“他挥刀的动作倒也华丽……我好像心动了……”

以及杰克的“就是这样,这样的猎物才是最美丽的,就像战场上绽放的玫瑰……让我心动!”

艾玛朝天翻了个白眼,嘟囔道:“两个白痴……”



拥有读心术的艾玛发现了一件事。

她听不到,她的天使,她的良药——艾米丽的内心。

这是为什么?她能听到庄园所有人的内心,却唯独在艾米丽这行不通。

她正分心着,就被鹿头砍倒在地。不过她听到周围的声音说“要不弃了吧,只剩两台了。”

那就弃了我呗。又不差我一个,能赢。艾玛有些不平又苦中作乐的想。

但进度条还剩一半时,她又有些后悔了,随便来个人救救呗……

她刚这么想,就看到远处艾米丽的需影跑了过来。顿时艾玛坐在椅子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鹿头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虽然她听到班恩的内心吐槽了句“这别不是个傻子吧又哭又笑的。”


艾米丽就像一道光……深深的照进了她的心里,噢,也许这就是友情的魔力吧。

她总是时不时给艾玛送去她想要的东西,园丁布偶,小丑风车……她就像知道艾玛想要什么似的,就连那张脸也好像是按照她的喜好长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让艾玛不喜欢。

此刻她就坐在艾玛的对面。艾玛决定向她打招呼,一只手举起:“天……黛儿小姐,你好呀!上次的游戏很感激你及时救了我!”

艾米丽优雅地坐在椅子上,拿着一本书,纤长的手指翻过一页页纸。

“那没什么,是我的职责罢了,而且……”

只是职责吗?艾玛有些失落。明明她以为她们已经足够好了。

“不过你以后可以不用叫我黛儿小姐,直接叫艾米丽就可以了。”

艾玛红了脸,像煮熟的虾:“那怎么可以呢。”当然可以呀当然好!艾米丽亲爱的亲爱的~

“当然可以啊。”穿着白色长裙的医生小姐说,“因为我喜欢你,艾玛。”

叩。

艾米丽敲了敲桌子,对她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撒下一层光辉,使她的五官更加柔和。在这庄园中,艾米丽像一个天使,那么美好。艾玛心中暗想。

她听到她的天使说:“我喜欢你。”



是,心跳动的声音。艾玛听到自己的心在说:“答应她!答应她!”

“我恐怕……不……”艾玛话说到一半,却被艾米丽打住了:“你的心告诉我,你答应了。”

!!!妈呀这个人也会读心术吗!!








“所以说,你们成一对了?”玛尔塔饶有趣味的看着艾米丽。

艾米丽披上披肩,眼底流露出笑意:“嗯。”完全无视了一遍伤心欲绝心碎无比的克利切以及痛哭流泪后悔莫及的厂长粑粑。

玛尔塔抛起枪,枪在空中转了一圈,又准确的落了下来:“你有告诉她你会……呃,那个巨玄幻的,读心术吗?”

“没呢,看到她内心,我总想逗逗她。”

“……”玛尔塔没说话,艾米丽盯着她身前的几行字,她才有反应:“我靠,你这表情,又在读我的心啊?”

“没呢,我在想下次是不是要优先治疗艾玛。”

“……你是医生你最棒。”

“对了,上次你说的,不是要撮合奈布和那货吗?A计划出来了。”

【园医园】醒来之后发现庄园性转了(1)

☆突然有个脑洞就写了
☆文笔渣叙述差,全靠脑洞圆
☆可能有ooc但希望观看愉快

艾玛•伍滋早晨醒来的时候是懵逼的。她先是捂住了自己的嘴,缓缓转过身。

她身边躺着一个有点眼熟的棕发青年。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是谁啊啊啊啊你把我的天使藏到哪了??”

“伍滋?你怎么了?”这位有点眼熟的青年一边用看智障宝宝的眼神看她一边换起了衣服。然而他换了一件白!大!褂!

艾玛嗖的一下缩回床上,抄起一个扳手,对着这位有点眼熟的……痛哭流泪:“呜呜呜呜我的天使呢,你怎么知道我名字?你是谁啊呜呜呜……”

青年摸了摸她的头:“哎?你今天有点不对……哎,我看你声音好像不一样了?怎么回事。”

“啊啊啊啊啊!什么叫我声音不一样了,你到底是谁啊出现在我和艾米丽的房间?”

“什么?伍滋,你今天怎么了?你不会失忆……不对啊……失忆应该不记得我啊。”

艾玛抱起身边的抱枕遮住脸,痛苦的问:“你是谁?”

青年眨眨眼,淡定的回答:“我是艾米丽啊。”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

艾玛•伍滋三观崩塌。

在她重建三观时,青年,不,艾米丽慢悠悠地把她拉起来,“不去大厅吃早饭吗?亲爱的伍滋。”

“等等!你叫我什么!”机智的艾玛察觉到了不寻常处,她问。

艾米丽(♂)回答:“有什么问题吗?伍滋。”

“呵!你果然不是艾米丽!我家亲爱的从来不叫我伍滋,她都叫我艾玛,或者伍滋小姐(生气时)!”

“伍滋……算了,应该是臆想症又犯了……”

最终艾玛(♀)还是和艾米丽(♂)一起走向了庄园大厅。哦,她发誓这一定是个梦。

一坐下,克利切(♀)就向她打招呼:“伍滋先生……你今天还是这么帅气。”
呵呵。

她还看到了奈布(♀),玛尔塔(♂),特蕾西(♂)
菲欧娜(♂)瑟维(♀)弗雷迪(♀)……别问她是怎么看出这些人的。

这tm是什么鬼地方,都变性了一遍。艾玛心里唾骂,这破梦啥时候可以醒啊。

“话说,我早上听到了惨叫……是个女声,但是好像不是庄园的各位的……是不是灵异事件?”海伦娜(♂)疑惑的问。

灵异个屁。艾玛心里回答。

菲欧娜(♂)马上激动的应到:“没事,我也听到了,吾神会庇佑大家。”收到了求生者们一致鄙视的目光。

她偷瞄了一眼,艾米丽(♂)正微笑着看着她。

“呃……吃早餐?”艾玛觉得有必要阻止这尴尬的话题,虽然她觉得自己还要时间消化一下各位都性转了的事实。不就是性转吗……性格都一样……一样……

谁知她话音刚落,就看到克利切(♀)惊恐的目光:“伍滋先生,你的声音……这么回事?”

啊?

“伍滋你今天声音怎么听上去娘娘的?很女气……”特蕾西(♂)发出了死亡光波。

艾玛表示忍不了。

但是,大丈夫能屈能伸……

然后她一回头,发现走进来的厂长老父亲,不,现在是老母亲了——正直勾勾地盯着她。

???我刚刚应该没说什么吧?……

空气一阵沉默,十分尴尬。

里奥女士露出心疼的表情:“伍滋,我可爱的儿子……一定是吃坏了嗓子吧。”

“……”您够了。

好想念正常的大家呜呜呜。

“咳,贝克女士,我觉得伍滋需要放松一下。”艾米丽(♂)露出一个关心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早上起来就有点怪怪的。”

艾玛努力克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

这到底是怎么了?看着这个男版艾米丽说话,她总有一种吐槽的感觉。

艾玛钻到桌子底下又钻上去,拍了拍自己的脸,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下对一脸懵逼的艾米丽(♂)说:“能掐我一下吗?”

艾米丽掐。

艾玛啧了一声。

真特么痛啊,莫非这不是梦?艾玛回忆起自己和好姬友看的小说。

穿越??

聪慧的园丁艾玛•伍滋下了定论,她发誓要找到回去的方法,这地方一分钟都忍不了。

她想香喷喷的天使艾米丽(♀)了,唉。